美国后院起火!从天堂堕落到地狱的委内瑞拉,正式与美国断交

之前蛋总说过,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一场史无前例的人类壮举,代表着世界五分之一(清朝时三分之一,新中国成立之初是四分之一,未来可能是十分之一)的人类重返巅峰。既然史无前例,就意味着伟大复兴并没有一套成功的经验可以照搬,而是要不断披荆斩棘地探索未来。也正如要通过一条深浅未知的河流,必须摸着石头一步一步来。比如这些年,我们摸过苏联,摸过美帝,摸过南斯拉夫,摸过新加坡,摸过乌克兰,其实德国、法国、越南、委内瑞拉都值得一摸,蛋总准备凑齐一个系列,共18个国家,简称……

今天,我们重点摸委内瑞拉,理由有二:第一,委内瑞拉又抢了世界头条——正式宣布与美国断交;第二,委内瑞拉美女也很多,盛产世界小姐和环球小姐。

委内瑞拉位于南美洲北部,隔着加勒比海和古巴,跟美国遥遥相望,距离美国的直线距离不足1800公里,地理位置极其重要。

委内瑞拉领土面积约92万平方公里,属于大型国家,而且地处热带(北回归线和赤道之间),地理条件非常优越,海岸线长达2800公里。

更令人羡慕的是,这块肥沃的土地上,石油储量极其丰富,探明储量超过3000亿桶,比沙特还多,雄踞世界第一。除了石油,委内瑞拉全身上下,错了,全国上下都是宝。铁矿、铝土矿、镍矿、钒矿、钛矿、铜矿、锰矿、铬矿、铅矿、锌矿、磷肥矿等资源也超级丰富。其中铁矿高达146亿吨,而且品味高,杂质少。除此之外,委内瑞拉还是拉美国家中为数不多的出产金刚石的国家。除了矿产资源丰富,委内瑞拉自然风光也很美,被誉为瀑布之乡,有世界上落差最大的瀑布安赫尔瀑布,落差高达979米。委内瑞拉除了瀑布还有热带雪山——梅里达雪山,有五座海拔超过5000米的雪山,终年被积雪覆盖,山下则是南美最大的马拉开波湖,为世界上最富饶的湖泊。不过,喜欢装逼的朋友不适合去这里旅游,因为这里是世界上闪电最多的地方,一年365天300天都有闪电,名副其实的雷劈之都。

非要去的话也可以,请一定带上避雷针。

这么富饶美丽的土地上,只生活着3150万人口,人口密度只是中国的五分之一,可以说是地广人稀,人均占有资源量羡煞世人。如果真有老天爷(或如来佛、或上帝)的话,我相信老天爷(或如来佛、或上帝)一定是委内瑞拉人,简直太偏心眼了。然而委内瑞拉人,却不这么认为,他们正在拼命地逃离自己的祖国。最近三年,已经有300多万委内瑞拉人选择了逃离这个富庶的国家,人口流失率高达10%以上。这是什么概念?要知道叙利亚打了六年,才有500万难民逃离叙利亚(联合国统计),而委内瑞拉没有战争,三年就流失了300万人口,而且多是青壮年劳动力。

如果有什么比战争还要让人恐惧,那一定是饥饿,而不是贫穷。这里的人不但不贫穷,个个都是亿万富翁,直追蛋总曾经提到过的津巴布韦。因为由于通货膨胀,这里的物价早已经飞上了天。2015年委内瑞拉通货膨胀率160%,意味着物价上涨了1.6倍。2016年通货膨胀率高达800%,也就是物价在1.6倍的基础上又上涨了8倍。2017年是2735%,2018年为1698488%。也就是几年下来几年下来,委内瑞拉物价累计上涨了500多万倍。这种形势下,你带几个亿上超市千万不能纠结,看准了就得买,一纠结钱就不够了。

不过,选择恐惧症患者根本不用担心,因为超市能抢的早已经被抢光了。

一旦有货,外边就会排成前不见头后不见尾的长队,谁敢插队军警就会一枪撂倒。

而且超市也是限量供应,必须凭指纹识别进入。

危机危机,危险中也有机遇。有人从这其中找到了发财的门路,那就是把纸币编织成手提包出售。

为了省钱,早餐摊点不给顾客用纸巾包裹食物,而是直接用纸币,因为纸巾太贵了。

上图中面值是2的货币,其实是新货币,是把旧币直接抹去了五个零。也就是原来的20万的货币,还不如一截卫生纸贵。2016年开始,委内瑞拉全面爆发了严重的经济危机,短短三年,这里从一个人间天堂直接堕入了人间炼狱。2014年的时候,委内瑞拉还是拉美最富裕的国家,人均GDP1.65万美元,是当时中国的两倍多。

那时候,年轻人结婚,政府送房子。只要你愿意生孩子,从幼儿园到大学的教育,全部免费。而且委内瑞拉实行全民免费医疗,低收入家庭政府免费提供食物和生活必需品。但现在这里却变成了人间炼狱,要吃没吃,要喝没喝,生病了无法得到救治,每天都有十几人甚至几十人在抢劫中丧生。根据2018年2月份委内瑞拉的三所大学发布的一份民生报告,委内瑞拉指出全国有87%的国民生活在贫困中。由于缺衣少食,2017年委内瑞拉国民平均体重整整减少了11公斤!而2016年同样的调查报告显示,当年委内瑞拉平均体重减少了8公斤。也就是2016年和2017年,委内瑞拉人两年减重38斤……

很多人一天只吃一餐饭,有的人为了避免被饿死,开始逮野猫野狗和老鼠充饥,曾经有囚犯吃死老鼠充饥结果中毒。

他算幸运的,不管怎样得到了救助。而更多的病人得不到救助,而躺在医院绝望地等死,许多医院的医用手套、肥皂、药品、电力都严重不足

委内瑞拉政府为了省电,也是想尽了办法。为了省电,某段时间政府每周只工作两天。尽管一周只需工作两天,但公共部门雇员仍可拿到全额薪水。

马杜罗还呼吁该国女性停止使用吹风机,称自然干的头发更好看。委内瑞拉还要求各商场缩短营业时间、增加自发电比例等。为了吃饱饭,很多人铤而走险,开始了偷窃、抢劫、绑架和谋杀,尤其是外国人更要注意。如果报警,警察可能比劫匪还黑。不过,很多人还是愿意冒险去委内瑞拉旅游。毕竟“高风险,高收益”,在那里的街头,不光有劫匪,还有年轻的漂亮姑娘和帅气的小伙子,为了吃饱饭,等着出卖自己的身体。

如果有什么比饥饿还要恐惧,那一定是生活的完全无望,也就是日子完全没有奔头。
那么问题来了,这个国家到底经历什么,怎么突然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变?这个国家得了荷兰病。简单的来说就是某个国家因为某一产业部门异常繁荣,会逐渐压制其他部门,最终导致其他部门衰落(退化)。一旦这个部门遭到毁灭性,那么国民经济就会面临灭顶之灾。也就是说这个国家因为没有实现均衡发展,押注某一个优势产业,抗风险能力非常差。比如上世纪60年代的荷兰,本来工业门类挺齐全的,由于发现了石油和天然气,终于可以躺着挣钱了,于是拼命发展石油和天然气产业,赚足了外汇,经济空前繁荣。有钱了之后,荷兰大大提高了国家的福利水平。并且干啥都没石油来钱快,所以荷兰的农业和其他工业部门就逐渐萎缩了,国际竞争力不断下降。到上世纪80年代,荷兰经济出现了问题,通货膨胀高居不下,外贸出口萎靡不振,失业率不断增加,这种现象称为荷兰病。委内瑞拉也是如此。由于石油储量炒鸡丰富,委内瑞拉对石油过度依赖,一直没有建立起完整的工业体系。1998年,委内瑞拉石油出口占总出口额的77%。1998年,委内瑞拉的政治强人查韦斯当选总统,他是一位很有个性很有抱负的政治家,崇拜玻利瓦尔,熟读毛选,致力于消除腐败和贫富差距。

他提出的口号就是建设21世纪社会主义为目标,高举民族英雄玻利瓦尔的大旗,政治上大力发展民主,经济上对石油等关键部门进行国有化改革,掌握财政收入。他不仅对石油工业进行了国有化,还对电力、通信、交通运输、金融等关键领域进行国有化改造。这些企业改造之后,摒弃了对经济利益的追求,开始更多地服务社会。他为了削弱私有制,开始大力发展生产合作社。到2005年,委内瑞拉的合作社已经高达一万多个,参与人数多达150多万。他还大力推动土地改革,促进农业发展,保障粮食主权。在这之前委内瑞拉75%的土地集中在5%的土地者手中,而70%的粮食需要进口。到2008年委内瑞拉已经实现了玉米和大米的自给,猪肉产量也比1998年增长了77%,粮食自给率提高到了80%。社会政策上,他依托国家对巨额石油财富的控制,大幅提高社会福利,赢得中下层民众超高的支持率。有钱了之后查韦斯开始实施免费医疗、免费教育、免费住房(住房计划)。除此之外,他还学习毛泽东在全国搞扫盲运动(罗宾逊使命),以及食品计划(补贴食品价格)。委内瑞拉政府对燃油的补贴非常慷慨,以至于委内瑞拉的汽油几乎是免费的。所以很多人开着车加满油,然后开到边境卖给哥伦比亚,赚取差价。也许他的初衷是好的,但这一步的确不够长远,应该学毛泽东勒紧裤腰带,也要打造完整的工业体系才对。由于卖石油的钱太好挣了,委内瑞拉的出口95%都是石油,其他工业品包括粮食几乎全靠进口。同时由于高福利,民众变得越来越懒,其他工业部门用工成本越来越高。同时,高福利缓和了社会矛盾,掩盖了国有企业效率低下,掩盖了政府的腐败。但是这种情况从2013年开始出现转折。2013年查韦斯因病去世,他的助手马杜罗成功当选总统。这位马杜罗是一名老司机,A证,公交车司机,但是在治国方面,却没有什么建树。

而且他可能是委内瑞拉历史上最倒霉的背锅侠,刚上任,就撞上了几十年一遇的国际油价大跌,从一百多美元一桶,跌倒了二十几美元一桶。而且委内瑞拉的油品不好,又稠又黏,生产成本很高,生产的越多,亏得越多。2013年每天开采300万桶,到2018年萎缩到了150万桶。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虽然国家外汇收入变少,但是福利却不能削减,削减福利等于削减支持率,于是这个哥们儿想起了蛋总6岁时候的主意——为什么不印点钱呢?于是他启动了印钞机。印钱当然很爽了,要多少印多少。但是很快他发现,钱印多了会引发通货膨胀,也就是货币贬值,物价飞涨。于是他心一横,想起了另外一招,那就是政府定价,很多生活必需品价格都被牢牢的定死,谁敢加价立马坐牢。这样一来企业家不干了,黑市价格都1000了,你让我卖200?成本都已经500了好不好?所以企业要么不生产,要么偷偷销往黑市,政府定价的市场根本买不到货。所以奇怪的现象出现了,委内瑞拉本国人正在挨饿,但是资本家却悄悄的把粮食出口到国外,因为卖给本国人要亏本。马杜罗也发现资本家很精明,强行用政府命令让企业开工,于是很多企业不得不转移到国外去了。另外,由于委内瑞拉实行汇率管制,用美元到银行兑换的话,1美元可以兑换10000 本国货币(举例,时刻在贬值),但是黑市价格可以到1:30000。很多有渠道的人,通过特权换取美元,然后再拿到黑市赚取高额差价了,政府部门成了权力寻租的重灾区。然而这样一个治国无能的总统,竟然连任了,一口气可以干到2025年。没办法,谁投票谁就可以领到食品券……就这样,在民主制度下,一个好端端的天堂国家,在短短的几年间,就被玩成了人间地狱。而且自己选的总统,含着泪也要等到任期结束。至于委内瑞拉跟美国断交,首先是两国关系历来敌对,2017年特朗普又把委内瑞拉列入旅游禁令名单。最近特朗普又准备把委内瑞拉列入支恐国家名单,并实施经济制裁。而诱发这次断交危机的直接原因,则是彭斯在一次演讲中号召委内瑞拉反对派,召集的反政府示威游行。这让马杜罗大为光火,1月23日下午,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宣布与美国断交,并要求美使馆人员72小时内离开委内瑞拉。马杜罗在当天的演讲中表示:“美国政府正在领导一场针对我们的政变企图,以便在委内瑞拉安排他们可以控制的傀儡总统。”马杜罗此举也可以转移国内矛盾,把民众的不满情绪归结于美国的制裁,以及美国的阴谋。但是蛋总认为,内因是根本,外因只是条件。归根结底委内瑞拉没有找到一条适合本国特色的发展道路,没有出现一位高瞻远瞩的伟人,建立完整健康的国名经济体系。而在处置经济危机的时候,委内瑞拉违背了经济规律。 无论是计划经济,还是市场经济,都必须遵守经济规律,计划经济有计划经济的规律,市场经济有市场经济的规律。中国古人的智慧:“丰年要当欠年过,有粮常想无粮时。”其实国家发展也是如此,正所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国家富强的时候,也要注意节俭,以备不时之需啊!前些年,总有公知叫嚣,那么多外汇储备,不如分给老百姓。比如经济学家张维迎,他就曾经有过这样的建议。那样无异于自毁长城,经济危机来了,连子弹都没有。

1

2

3

其实不只是委内瑞拉,整个拉美都存在一个政治动荡的问题,忽左忽右,在民主政治轮替中,相互否认、相互扯皮,消耗了巨大的国家资源。比如阿根廷,阿根廷也是个神奇的国家。有了阿根廷,世界上的国家可以分为三类: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以及阿根廷。因为阿根廷实现了从发达国家到发展中国家的飞跃。我们改天来摸一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