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龙:承包法国2019年1月热搜的宝藏男孩如果说,英国的人民群众茶余饭后的谈资是梅根&凯特王妃的八百集大型宅斗剧。
那我们法国人民的娱乐活动,一定是我们的马克龙总统。比如:
“马克龙和他的妻子的日常恩爱历程;还有马克龙和前保镖不得不说的故事;”
马克龙简直自带热搜体质,为我们平静的生活加了很多很多乐趣!

最近我们的宝藏男孩也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
在1月29号,委内瑞拉议会主席瓜伊多通过媒体向马克龙表示感谢,马克龙在委内瑞拉发生危机之后早早的公然表态马杜罗当选为非法,如果不重新进行大选,法国将承认瓜伊多为委内瑞拉的“在职总统”。
这一波操作简直像高甜的撒狗粮!在2月1日,欧洲议会正式承认瓜伊多为委内瑞拉的临时总统,结束了之前喋喋不休的争论。

不过在31号,法国两位记者还有一位摄影师就在委内瑞拉就被捕了,他们供职于TMC的电视节目Quotidien,这个节目以国际时事,政治,文化等为主要内容。这次去委内瑞拉主要目的是进行采风。

这样一波反向外交,大概是马杜罗怒刷存在感的一波操作吧。

怒刷存在感的也不仅仅马杜罗,还有前一阵子的黄马甲抗议运动的积极分子Maxime Nicolle。
最近马克龙的民调有所回暖,大概我们的Maxime Nicolle有些不甘心自己的运动这样不了了之,公然宣称自己感受到将被政治迫害,想要找一个没有引渡条文的国家继续进行的事业,还宣称自己忍受着精神,经济和警方的三方迫害,他将会为更好的法国继续战斗。

我突然觉得他说不定可以跟马杜罗结交,成为刷存在感的共同战线!

当然了,还有更多的神操作。
去年的10月,来自安纳西省的38岁男子在24小时内向法国总统府爱舍丽宫拨打了185通电话,给马克龙上演了人工版本的电话轰炸。
当然了,这件事不足以让他判刑,他还给爱舍丽宫发出威胁信,要让马克龙受到最大关怀的折磨。
更让人觉得恐怖的是,这位大哥持之以恒的骚扰行政机构长达两年之久。大哥最后被判处了缓刑三个月的监禁,不知道他出来之后会不会做些更夺目的事情。

这个月同样被判缓刑的,还有个大哥曾带着弹簧刀面见总统来着。我怎么突然觉得马克龙这个总统做的简直算得上相当危险。告诉我有这种感觉的小伙伴不止我一个人。

在黄马甲这个词火了之后,除了衍生了一些周边之外,

   (黄马甲汉堡)
还衍生了“红围巾”,他们从去年十一月开始组成,在今年的一月二十七号还浩浩荡荡的组织了活动。
比起黄马甲的打砸抢,红围巾的抗议显得更理智的多。

目前已经有近9900人通过社交媒体表达愿意参加,27000人表达对活动充满兴趣。
不过我觉得隐形受利人可能是我们的江浙服装制造厂诶。我有信心今年的红围巾销量再创新高!
不管怎么样,我们也希望这个开头就不甚太平的2019过的顺心一点。也希望我们的宝藏男孩能继续回暖的势头,给我们带来更多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