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植物人被“死刑”,父母写信向总统求救,安乐死的道德临界点受热议

安乐死这个话题一直以来都处于社会伦理问题的风口浪尖,虽然我们对于“安乐死”这个词早已不陌生,人类社会各方各面的自由度也早已超出大家的想象。

但实际上目前全球只有荷兰,比利时,瑞士等很少几个国家立法允许安乐死,法国虽然目前法律上不允许安乐死,但和德国,西班牙,瑞典,挪威,丹麦等国家一样,都允许“被动”安乐死。
最近,法国涉及“被动”安乐死这一法案的标志性事件——Vincent Lambert案将这一话题再次推到了大众眼前。

2008年,Vincent因为车祸变成了植物人,只能躺在医院靠器械维持生命,他在病床上一直保持这种状态直到2013年,丝毫没有任何好转的意思。

他的治疗医师认为他这种状态在医疗层面来说已经和死人没什么两样,于是向他的家人提议停止这种人工维持生命的行为。

But,前面刚说法国是不允许安乐死的为什么医生会向病人家属提出这种“违法”的建议呢?
这里就要提一下,法国虽然在法律上反对安乐死,但2016年法国通过了一项Loi Claeys-Leonetti,这项法案虽然没有直接准许安乐死,但通过了病人可以获得持久且大量镇静剂药物的权利。

这项法案是当年奥朗德竞选总统时第21条承诺,表示希望充分尊重病人的选择权,严格规定下可以获得持久且大量的镇静药物。
但医生向Vincent的家人做出停止治疗的提议后,Vincent的家人之间产生了意见分歧,他的妻子,侄子,大多数兄弟姊妹赞成医生的提议,但他的“父母”则认为他们的儿子只是残疾,要求继续治疗。

于是2015年,这个案子被诉讼到欧洲人权法院,法院判停止治疗认为这不违反人权,之后Vincent的父母提出过复审,被驳回后他们又将医院和医生告上法庭却都败诉了。
Vincent在法庭上一次又一次被宣布“死刑”,他的父母则试着一次又一次和死神殊死搏斗。

直到今年4月30日,欧洲人权法院再一次驳回Vincent父母的上诉,5月10日,医院向Vincent的家属们下达了最后的执行令,决定在5月20日,也就是昨天开始停止治疗。
做出相关决定的医生也向媒体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认为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决定,因为他们明白停止治疗就意味着眼看着患者死亡,这是十分需要勇气的,但医生认为继续维持治疗已经是一种不合理的执念,所以才会做出停止治疗的决定。
和使用药物安乐死不同,迎合法国的法律,Vincent面临的是以下这种程序:治疗阶段Vincent是通过在胃上插入导管来解决饮食和喝水问题,也就是说他是靠一套医疗器械在维持生命,一旦没有了这套器械他就会死。

但停止治疗并不是直接把这套器械拆了,医生在执行vincent的“死刑“时要保证他没有痛苦,于是在为Vincent提供水和食物的同时医生会使用镇静措施,以保证他在停止生命迹象期间没有痛苦。
Vincent通过这种深度而持久的镇静措施死去需要好几天,期间,医生会全力让他保证各方各面都是舒适的,而不是扔他自己在病房里死去。

虽然已经开始执行对于Vincent的“死刑”,他的父母还是没有停止对于儿子生命权的奋战,向社会舆论寻求帮助之后,还于上周六在法国媒体上发表了致马克龙的公开信,认为总统是现在唯一还可以救自己儿子的人。

微信图片_20190521113126.jpg (86.92 KB, 下载次数: 0)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1 分钟前 上传
虽然马克龙直至目前为止并没有回应,但很多民众都出于支持聚集在Vincent所在的兰斯大学附属医院前抗议,希望能做最后的挽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