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被亲吻次数最多的女孩居然是一具巴黎女尸!

风光无限的塞纳河畔,总会成为不少人的亡魂归处。每一年都有无数想要自杀的人选择跳入塞纳河,在两岸众著名景点的陪伴下走完生命的最后一程。
被溺毙的尸体由于生理反应,总是显得面目可怖。僵硬,狰狞,变形,让死者的最后一瞬间也变得不那么体面。
关于塞纳河的灵异事件也愈发的离奇,其中最广为人知的莫过于复苏安妮了。

十九世纪八十年代后期的某一天,一名身份不明的女尸被从巴黎河畔卢浮宫码头打捞起来。令人惊奇的是,她的尸体没有任何变形,反而栩栩如生,面庞上带着甜美的微笑。
当时的验尸官被她的面容深深的吸引,就模仿着她的面容用石膏做成了一副面具,虽然没人认领她的尸体,她却被冠名为塞纳河的无名少女,一时间成为德国和法国青少年心目中无可争议的缪斯。

诸多文学家也将她付诸笔墨,她以一种鲜活的姿态活跃在法、德、俄等国家。理查德-勒-加最早在1898年创作了《偶像痴迷者》,描述了一个诗人无可救药的爱上塞纳河无名少女面具的故事。
一直到1956年,现代心肺复苏之父萨法尔与玩具制造商Asmund相遇。玩具制造商Asmund是挪威人,之前一直为红十字会制造橡胶版本的模拟损伤模型。

而萨法尔在失去了因为哮喘而死的女儿之后,便一直致力于研究心肺复苏术。
开发心肺复苏人体模特这个想法让萨法尔和Asmund不谋而合,历经几年攻关,凭借着对人体结构的把控以及橡胶制品制造工艺的不断成熟。
1958年,现代心肺复苏之父彼得-萨法尔与玩具制造商Asmund Laerdal共同研发出世界上第一个心肺复苏(CPR)训练模拟人。

当时,萨法尔先驱性的预料到心肺复苏可以挽救大脑,晚年的萨法尔博士一直致力于改良心肺复苏术,让患者在复苏的过程之中让大脑保持血液流动。

萨法尔博士还大力推动心肺复苏术使得这项技能被更多的人掌握,他认为心肺复苏这门技术,非专业人员可能会比专业的救护人员能运用到的时机更多。也许在他的私心里,也不想让自己女儿的悲剧再次上演。
在挽救生命最关键的那几分钟里,一个会心肺复苏术的路人,可能是改变命运的契机。

在当时(1960年左右),人们总觉得男性口对口一个男性玩偶总是画面有些违和,塞纳河的无名少女就映入了他们的眼帘,最终复苏安妮成为了心肺复苏训练模拟人的原型。

有谁又能拒绝这样少女的一吻呢?如今,在世界上的每个角落,都有人与她接吻,给她做人工呼吸。亲切的询问着这位塞纳河畔的无名少女,“你还好吗?”